华夏今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85|回复: 0

你好,爱情,好久不见——一次浪漫的行走|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024

主题

2024

帖子

618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182
发表于 2019-3-6 20:05: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导读】或者是某个还活着的村平易近,或者是村里某个角落的一棵树,或者是村名的由来,或者是本身曾经某一段经历,或者是好几小我的旧事。  凌晨起来,昂首望向枕边的窗台,没有金色的暖和阳光斜斜的透过窗帘洒在我轻薄的被褥上,没有肆意的秋意跟着风吹入我初醒的睡意里。揉揉眼睛,昏黄的眼眸里掩不住打盹儿的踪迹,抬起来,翻过身,持续甜美的梦境,幸福就是在清冷的凌晨里做甜美的梦。
一缕清风吹醒了我最后一丝甜梦,合着小鸟清脆的歌声迎接新的一天,洗漱一番,背着包,装上几瓶水和一些生果,零食便出发了。目标地本来是不明白的,到了外头,看着闹热热烈繁华的街市,我有了远走的冲动,十分钟的公交车,我看到了火车站的身影。一张票,一个小小的等待,不过是几个小时之后,我就涌如今别的一个城市中心。
这个城市纯朴的仿佛不曾出阁的少女,凌晨的空气里漫溢着一股少女的幽喷鼻,丝丝的甜味儿跟着风扑鼻而来。也许是因为火车站太过于瘦小,以至于留恋在它邻近的人们也只有那么稀稀少疏的一两个罢了,一个外人的到来都不曾惊起一丝涟漪。
车站有些破落,四周是荒废已久的小屋,出站口是独一一个发卖日用品和零食的小店,守店面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白叟,坐在屋前晒着秋天的轻抚,乐呵呵的与每一个交往于车站的人们打着呼唤。皱纹爬满了她的额头,一旁的孙儿缠着她要糖吃,不一会儿,像变戏法是的,从衣袖中掉落落一颗糖果,笑容就那么轻白癜风隐形大年夜概多久出来以及用药若何留意易的占据了男孩的脸颊。
路一向是土路,我想有些人是无法想象土路是什么样子,尝尝吧,把一盆水洒在你家菜地上,一会儿,这块地变得坑坑洼洼的,车一过,尘土漫天飘动,人走过,方才还干净的六根清净的鞋子上布满尘埃。满眼望去,一望无际的土路上是尘埃轻舞飞扬,行走的人们低着头尽量不多吸入些肮脏的空气。车辆经由之后就是一场雾霭蒙蒙的世界,如同江南的烟雨图一般。
这一次远走之地是黄土高原的领地,茫茫的大年夜地上没有一点儿绿色的植被,只有沟壑一般的黄土山坡,门路,小羊道,不管走多远都是一样的色彩,一样的风景,一样的荒野,一样的破落,一样苍老的人群。若不是那一汪流淌的河道你不知你还在前行,若不是那粗狂的歌谣你不知你在走进另一种风情的世界。
终于,在良久良久之后,在你掉望的时刻,一抹绿色映入眼眸,翠绿的麦苗迎风摇曳,荡起一波又一波麦浪,绿油油的麦苗儿在这荒凉的黄土高原带给过往行人一份惊喜,带给在这座荒野之城生活的人们一份欲望,麦苗儿飘散着甜丝丝的喷鼻味儿吸引着贪玩的孩子,飘动的蝴蝶,勤奋的蜜蜂。
苍老的心因为这绿色刹时变得年青,有奔头,劲儿似乎也多了很多,拉了拉背包,喝了几口水,脸上的笑容就那么天然的爬上了脸颊,轻巧的心境因为麦浪的起伏也变得欢快了很多。漫无边际的麦浪随风涟漪,风儿喝着甜味儿的麦风劈面而来,我走在宽敞而坚实的土路上立时心生幸福的如意,观赏着生命在破落而荒野的黄土高原的成长。
远处的山崖上飘出一缕袅袅升起的轻烟,谁家厨房的麦喷鼻喝着水披发诱人的喷鼻病院情况味,引导着埋伏多时的馋虫。我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加快了办法,沿着大年夜路走进巷子,拐着弯走上这条小羊道,攀爬了半座山坡才走到山腰上。农家的女子诧异于我的出现,解释来意后热忱的接待我用餐。
农家菜简单而爽口,饱满的馒头每一个都像一座小山似地,一个一个聚积在小盆里,绿色的豆角和西红柿亲切的相依相偎,绿色的辣椒如今已成辣椒圈,上面铺着细碎的肉末,金黄色的鸡蛋里有苍绿的韭菜随便的斜躺着,大年夜碗的面碗里是切成小条的面条削筋。
出外劳作的须眉手中握着劳作的对象,漆黑的肌肤里满是辛苦的神情,每一道肌肤里都是结实的肌肉,倒立的绒毛在粗大年夜的毛细孔里探出了脑袋,惊奇的观望这个世界的一切,开朗的笑容大年夜碗的喝着面汤就当解渴了,一大年夜碗面条就在清脆的吸吮中没了踪迹,一路消掉的还有两个小山似的馒头和一大年夜盆菜。
午后的阳光恶毒的让人不敢出门,窝在狭小的窑洞内享受凉快是最舒畅不过的工作了。高高的土炕上凉透过衣裳传递到每一寸肌肤,枕着用麦麸做成的枕头,清冷无比。这是午后的舒畅的让人无比嫉妒。
傍晚的时刻,急促的狗叫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广阔的蓝天边吊挂着鹅黄色的太阳,安闲的云儿在这宽敞的寰宇之间悠哉悠哉的飘移着,让人不由得有了嫉妒的心理。它们时而各自为阵,时而相拥而眠,时而相偎相依,时而在一路嬉闹,时而互相仇视着,时而手牵着并肩行,全部蓝天都是它们的舞台,它们的乐土,它们的世界,它们的故事,它们的生活,它们的笑容。
辣的太阳此刻披发着柔和的光线,鹅黄色的阳光随便的铺洒在大年夜地。麦苗上,山坡上,沟壑里,金黄色的柿子树,葱绿的树木,一片一片的果林和药林,一棵一棵孤零零的守望在黄土山坡上的不有名的枣树,果树,野树,清澈的河水,屋顶,街道,小道,行走的人们,仰望时光的白叟,孩童,青年,情侣,家人。
这是一个很平常的傍晚,我看到生命在这里繁花似锦,绿意葱葱的世界里有欢声笑语的人们。柿子树在秋霜过后露出甜味实足的笑容,柔嫩的身子里藏满丰产的甘甜。轻轻地捏着它,剥开薄薄的红衣,饱满的果实让人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大年夜口大年夜口的品尝它的甘甜。
一片一片药林是枸杞或者其余,独特的药喷鼻在这个傍晚映入我的眼眸,倒影在一旁的河道里。浅浅的河水轻吻着圆溜溜的石头,一路曲折的经由。清澈的河水里是悠悠的岁月,还有白叟们满腹关于这个小镇的故事。这故事或许是村里某一个已经由世的白叟,孩子,青年,或者是村里某一间已经荒废已久的土窑,或者是某个还活着的村平易近,或者是村里某个角落的一棵树,或者是村名的由来,或者是本身曾经某一段经历,或者是好几小我的旧事。
下学的孩子们一群一群的从我身旁经由,热烈的评论辩论着在他们世界里的故事,或许是未完的游戏,或许是一场球赛,或许是班级里产生的故事,或许是新来的师长教师同窗,或许是他们钟爱的电视剧,或许是他们爱好的偶像,或许是一首悦耳的歌曲,或许是他们互相爱慕的人儿,或许是关于男孩,女孩之间的机密,或许是彼此之间的友情。
傍晚之后是即将天黑的时刻,白叟们拿着板凳坐在屋前,路边,远远地了望远处的山,水,路,云,天际。小孙儿则偎依在白叟身边听那遥远的故事,听着听着就睡着了,带着那斑斓的故事进入五彩的梦境,他的世界里有最纯粹的幸福。
踏上最后一班归程的班车,我离患有白癜风能不克不及吃的生果蔬菜开这个带来生命浪漫之地,我的心在多久之后依旧逗留在那座小镇上,凝睇绿色的麦浪在我的梦境。归学的孩儿叽叽喳喳的从我身边经由,白叟们昂首仰望湛蓝的天空,鸟儿在树枝上欢快的鸣唱,炊烟在山崖的某一个农家升起,阳光慵懒的洒在这个荒野而充斥活力的世界里,久久不肯离去甘肃平凉崇信安口镇。         





 (散文编辑:月然)

 

                                                   用户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转载请与原创者联系。欢迎您再次浏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huaxia today

Copyright 2013 最新最精彩-社区论坛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